第一百三十七章 幽魂_史上最强赘婿
微信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幽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幽魂

  “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前辈见谅,并非我有意冒犯,只是为了逃命无意闯了进来,请前辈放我离开!”

  两句前辈下来,苏默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如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哪个人还有资格能够让他叫前辈了,没有人比他活得久,更没有人比他的见识更为广阔。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有一句话说得好,虎落平阳被犬欺,如今苏默从高山之巅坠落下来,不知有多少人能够轻易地杀死他,在恢复实力之前,便必须保持足够的冷静,尽可能地隐藏身份。

  一阵笑声在苏默的周围回响了起来。

  苏默皱眉,紧接着便看到自己身前出现的那道淡淡的轮廓,起初只是轮廓,慢慢地变成淡淡的虚影,最后却是形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面前是一个男人,长发凌乱地披下来,看上去极为沧桑,一身破旧的布衣,像是街头巷尾遇到的一个流浪汉。

  苏默不会把他当成流浪汉,也知道他绝对不是流浪汉。

  苏默的精神高度紧张着,对面的男人却是一直在笑着,也不知道笑了有多久,男人才转头看向了苏默。

  这一看又是许久,男人叹口气,有些不屑地说道:“原来只是一个登天境而已,断剑也是太孤独了吧,竟然会选择你这样的人。”

  苏默正欲说话,男人便瞬间压了过来,苏默感觉到压力,看到的便是尽在咫尺的那张脸。

  沧桑,却又不苍老的一张脸。

  “怎么?你不承认你很弱?”

  “我承认我只是登天境,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很弱。”

  “哦?”男人因为苏默的话再次大笑了起来,“或许你真的不弱,可对于断剑来说,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人,简单来说,你配不上这把剑。”

  “我配不上这把剑?”苏默有些恼怒,这天下还有什么东西是他配不上的,可他只是淡淡地看了男人一眼,并没有反驳。

  男人扫了苏默一眼,便不再看他,人已经找了个位置坐下,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苏默很诚恳地请教道。

  男人挥了挥手,紧接着苏默手中的断剑便不受控制地朝着男人飞了过去。

  断剑进入男人手里,一瞬间爆发出足够强大的势,尽管男人并没有把那柄剑朝向苏默,却仍然让他后退数步,这只是无差别的气势便有着如此巨大的力量?

  苏默也不经哑然,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即使是面对自己的巅峰期,恐怕也不会弱于多少吧?

  看向那个男人时,苏默的神情复杂了起来。那股力量来自于男人,也来自于剑,都是让他忌惮,也是让他好奇的事情。

  男人坐在小土坡上,手中断剑被他挥舞着,风声响彻,花花草草全都被卷狭到了空中。

  一直到男人玩的尽兴,他才将断剑随手一扔,剑笔直地落入地面,最终直直地没入地中,只剩下一部分的剑柄。

  苏默瞪大眼睛看了过去,比起火狼门年轻人的血剑更锋锐!

  “并不是我带你来这里的,也不是你误闯进来的,你是被断剑带来的。”男人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断剑会选择你。”

  “也许它的选择并没有错呢?”

  “不可能!能够配得上这柄剑的人只有一个,连我都不行,更何况是你?”男人露出不屑的神情。

  苏默再度好奇起来,他不由看向男人问道:“这柄剑的主人是谁?血和尚?杀生真人?红后?还是李一行?”

  这次轮到男人震惊了。

  一老一少看着对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异样。

  苏默为男人所说的大话感到好奇,男人则为苏默嘴里的名字感到更加好奇!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人?”

  看着男人一脸凝重,苏默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好奇了,险些犯了大错,他的反应足够迅速,立马说道:“我看到过一些古书,其中写到前年之内便是这几位顶天立地威名赫赫,你说能配得上这柄剑的人只有一个,我自然要猜这些人。”

  “原来如此。”男人笑了笑,却有些失落地说道:“不是他们,即便他们也配不上这柄剑。”

  “那它的主人是谁?”

  “它的主人也是我的主人,那时候我只是毫不起眼的一个人,却被他看中,最后跟着他变成威慑一方的大能。这柄断剑,那个时候就在他的手里了。”

  “那是在什么时候?”苏默问道。

  男人陷入沉思当中,说道:“大概是两千年之前。我在陨星谷近千年,陪他征战千年,相遇便应该是在那之前。当时这柄剑还没有断,多少人看到这柄剑便已经闻风丧胆。”

  千年,上千年?这样的一个人为何要一直待在陨星谷之内呢?苏默不由地感到困惑起来,他有些没法理解面前男人的想法。

  片刻后,看着男人失落悲哀的脸,苏默想到了一种可能,他向男人问道:“你已经死了,对吗?”

  男人有些惊讶地看着苏默,笑道:“你竟然连这一点都能猜到,真是难得,不过仅仅是这样,可还是做不了这把剑的主人。”

  “你真的已经死了?你是幽魂?一具幽魂在陨星谷游荡千年,这是怎么做到的?”苏默大惊。

  即便是再强大的幽魂,也不可能存在千年之久,更何况此时的男人丝毫没有衰败之感,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似乎看穿了苏默的震惊,男人笑了起来,说道:“幽魂自然没有办法在外边那个世界当中延续前年,所以我才会在这一片幻境当中,与其说是幻境,倒不如说是让我苟延残喘的一个牢笼。在这里,我的神识不散,灵力不减,只等着有一天那把剑的主人来带我离开。”

  苏默看向插入地中的剑,那柄断剑已经四分五裂,裂痕密密麻麻的遍布剑身。

  剑已经如此,剑的主人又会是如何呢?

  这件事几乎不用多想便能确定结果,但似乎男人并没有去想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想,还是不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