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无用的要挟_史上最强赘婿
微信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四十章 无用的要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四十章 无用的要挟

  那张脸在地面上经过一阵摩擦之后已经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此时正在不停地流着鲜血,血肉已经被摩擦掉一大块,甚至可以看到里边的骨头。

  陈一虎颤抖着抬起自己的一只手,他向自己的脸摸了过去,在刚刚触碰到伤口的时候便发出一阵厉声的痛呼声。

  “啊!苏默,我杀了你!”

  苏默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众人,他轻声说道:“我给你这个机会,一起上吧。”

  眼前的苏默仿佛变成了一只杀神,让人感到恐惧不安,甚至想要逃跑。

  只是陈一虎已经彻底被愤怒蒙蔽了双眼,他什么都不想考虑,哪怕是死,也要让苏默付出一定的代价。

  高阳注意到身边的男人陷入彻底的疯狂当中,他清楚,陈一虎已经彻底愤怒了。

  既是因为愤怒,同时也是因为恐惧。

  因为无法挣脱的对于苏默的恐惧,所以到头来变得彻底疯狂起来,一种不管不顾想要杀了他的心情。

  “一起上!”高阳冷声说道。

  不知有多少人在等待着这一刻,在高阳刚刚说完便直接向苏默冲了过去。

  有人在大喊着,有人在追随着。

  苏默只是冷冷地看着像自己狂冲而来的人群,他不由感到一阵寒冷,因为他们毫无理智的行动。

  人群向苏默拼杀而去,却根本没有取得任何效果。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人数并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眼前一名大喊怒喝着将一枚大锤向苏默身上砸了过来,苏默抬手将大锤直接夺了过来,紧接着便是一锤还了回去。

  锤子跟身体撞击之后,一口鲜血直接吐到了苏默的脸上。

  “杀!”有人喊道。

  “杀?”苏默喃喃说道。

  局面再度变得混乱,同时也变得残忍而血腥起来。

  远远的,高阳目睹了这一切,他意识到身边的陈一虎想要冲杀出去,立即伸手将他狠狠地拽着,陈一虎大怒起来。

  “放开我,让我去杀了他!”

  “杀了他?你这样上去只是去送死!”高阳愤怒骂道,他伸手指着人群当中不停奔逐的苏默。

  只见黑色的人影当中,火把在燃烧着,人群在疯狂呐喊着,刀剑在不停地挥舞着。

  不停有人痛呼,有人倒下,但是苏默仍然站立着,他始终在不停地动手。

  “你清醒一点,就算你上去也于事无补,我们只会去送死,不如留着自己的一条命!”高阳沉声骂道。

  陈一虎一怔,似乎有些愣住了。

  看到这一幕高阳心中大喜,他以为自己可以说服这个男人一起逃,结果下一秒便听到他喃喃说道:“难道我们能逃得掉吗?”

  那半张脸在经过地面摩擦之后已经变得无比丑陋起来,此时一张嘴甚至能够看到口腔之内的鲜血,狼狈,血腥,而又狰狞。

  “没用的,我们逃不了,他是拈花境啊!”

  陈一虎有些绝望起来,人群当中的那个人影对于他而言就是死神。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招惹到了一个怎样的家伙,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就算他身手重伤,就算他站在那里不动。

  甚至于,陈一虎觉得就算苏默现在站在那里让自己去杀掉他,也会因为那无数的恐惧而不敢动手。

  “我们杀不了他,我们甚至逃不了,我们只能等死,等死你知道吗?”陈一虎双目变得呆滞起来,他看着那个没有停顿的身影,“等到他们都死了,就已经轮到我们两个了。”

  不仅仅是没有初时的狂妄,此时的陈一虎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陈一虎每一次开口便有鲜血从嘴里淌出来,但是他根本没有理会的打算,鲜血就那样流淌出来。

  只短短的时间已经将脚边的雪地染红。

  那张脸上写满了绝望,完全看不到生的希望。

  高阳面色沉重地盯着苏默,他握紧自己的一双拳头,突然间他想到什么直接伸手拽在陈一虎的身上。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们可以逃,你清醒一点!”

  “怎么活?”陈一虎呆滞地问道,他显然有些不相信高阳的说辞。

  高阳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叶青,经过苏默传输灵力之后叶青的伤势得到缓和,却仍然无比虚弱。

  “看到没有,只要我们可以抓到她,苏默自然不敢向我们动手。”高阳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他为自己的办法而感到兴奋。

  高阳同样是一名阵法师,而他最擅长的便是通过阵法进行跳跃,可以从这一处直接出现在另一处。

  只见高阳单手结了一个手势,紧接着嘴里便开始念起一道咒语,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陈一虎眼前。

  “住手!”

  随着一声怒喝声,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到高阳的身上,他已经出现在叶青的身后,此时正将一只手死死地握在叶青的脖子上。

  陈一虎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他感到惊喜而兴奋,只是那样的情绪出现在一张狰狞的脸上就变得极为恶心起来。

  苏默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高阳,也看向叶青。

  黑衣人趁着这个时间跟苏默拉开一定距离。

  “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里,想要她活命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她只有死路一条!”高阳怒喝道。

  苏默看着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高阳心里感觉不踏实,他厉声喝道:“听到没有,难道你想让她死?”

  说完高阳的手上便直接用力,叶青的脖子也被死死地掐着。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苏默的声音轻飘飘的响了起来,在眼下无比混乱复杂的局面当中,他的声音仍然无比冷静,仿佛整个人也化身成为冰雪的一部分。

  没有受到杀戮侵蚀,没有被鲜血感染。

  甚至没有因为这一场要挟而变得不安无助,乃至于连愤怒都没有。

  高阳看着那张平静到极点的脸,他的手不知为何开始颤抖起来。

  下一刻所有人都听到苏默冷声说道:“我最恨的是有人拿别人的性命来要挟我,这是不可原谅的罪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