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陈伯利的剑_史上最强赘婿
微信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陈伯利的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四十二章 陈伯利的剑

  一番强势的表现之后,陈一虎和高阳二人早已经面若死灰,再也没有先前的放肆,二人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低着头。

  在听到苏默的怒喝之后,二人如同得到了特赦一般,立即狼狈地回身直接逃出了院子。

  两道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之下直接逃窜而出,远远看过去还能看到其中一人太过急促在地上打了个踉跄直接摔了个狗吃屎,随即又爬了起来。

  继续逃窜之前,那人还回头向苏默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追上去之后才迅速地跑走了。

  “就这么放了他们吗?”叶青有些不解,“留下他们还能当做一个要挟,那样会让他们不敢对韩嫣蓉动手。”

  苏默冷哼一声,沉声说道:“敢拿一个女人来要挟我,我会让他们知道这是最愚蠢的方式,就算放了他们又如何,高家陈家没有人能跑得了。”

  一阵冷意袭来,叶青不由打了个寒颤。

  冷风从苏默的面上拂过,叶青可以看到这个男人坚毅的脸庞,她有些不解起来。

  分明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男人,为何有时候会让人觉得他已经经历了一切一样。

  方才的强势举动,乃至如今院内一地的狼藉,无数火把摔落在地上,更多的是尸体和血腥的味道,这一切都在清楚地提醒着叶青。

  “去赵家大堂,人应该在那里。”

  苏默轻声说了一句,已经快步向院落外走了出去,叶青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狼藉,这才快步追了上去。

  叶青感觉到今夜会发生一些很严重的事情,但是她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一个愤怒到极点的苏默,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呢?叶青知道自己很快就能看到这一切。

  从厢房到赵家大堂的距离并不算近,但苏默没有任何迟疑,二人刚刚离了院落便飞速地向大堂掠去。

  嫌弃穿越各种院子耽误时间,苏默已经直接越上高墙,开始在上边迅速地奔走起来,他的身影如同一只轻巧的燕子,让人琢磨不透。

  除了那个快速奔走的黑色身影之外,叶青还看到整个赵府之内到处燃烧着的火把,相隔不远的小院子里便是吵吵闹闹的局面。

  苏默没有停,他径直往赵家大堂而去。

  “小心。”

  从高墙上跳下之后,苏默回身向叶青轻声提醒了一句,随即便快步向院落内走去。

  大堂之外的院落比起厢房宽阔壮观了许多,一入院便能看到院内气势汹汹的两拨人在对峙着。

  一方黑衣,另一方便是赵家的家丁,极容易便可以分辨清楚。

  “什么人?家主正在进行会谈,闲杂人等不得靠近。”有人向苏默怒喝说道。

  苏默看都没看那人,只是轻飘飘的一掌打了过去,黑衣人瞬间倒地不起,不知是死是活。

  只一招出手便震慑住场内众人。

  赵家人认出了苏默,面上浮现出一抹喜色,有人向苏默投来感激期待的神情。

  “放心。”苏默向赵府的家丁轻声说道。

  一掌之后再没有人对他进行阻拦,苏默也得以畅通无阻地向大堂之内走去。

  在刚刚走到大堂门前之时,苏默便听到堂内传来的激烈打斗声,随即他便注意到里边纷飞交手的二人。

  黑色的人影与紫衣的男人不停交手。

  黑衣人是陈伯利,他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的剑,略长于正常的剑,显得极为特殊。

  紫衣男人乃是赵无极,他的手中同样持剑,却仅仅只剩半把。

  剑从半腰被斩断,只剩下剑柄被赵无极握在手中。

  “怎么?赵家神剑就这么不堪一击么?”陈伯利大笑道,他手中的剑影快速在赵无极身前划出一朵剑花。

  赵无极面色阴冷,分明已经被逼入下风,却仍然没有半分要退的意思。

  除了这二人不停交手之外,堂上此时已经坐满了人,一方是原先设宴之时的赵家众人,另一方便是今夜闯入赵家的黑衣人们。

  说是黑衣人,可他们早已经将头罩统统摘去,正是陈家高家两家人马。

  “好剑。”赵木新轻声感慨起来,他眯着眼睛看向大堂下交手的二人,一张老脸已经写满了无奈。

  这一声感慨更是引得陈伯利放声大笑,同时场内的其他陈家人也一并在笑着,陈伯文更是面露不屑。

  在一阵大笑声当中,陈伯利抓住一个致命的机会向赵无极快速出剑,赵无极退身拿剑去挡,却看到那仅剩的剑柄被直接削成两截。

  眼看着带血的剑尖就要刺向自己的胸膛,赵无极已经面带惊恐,他仍然在退。

  “想逃?想从青鸾的手下逃脱可没有那么容易。”陈伯利冷哼道,他急追而上。

  便是在举剑向前之时,陈伯利立马注意到出现在赵无极身后的男人,那张冷漠的脸让他不由一顿。

  发愣也只是一瞬间,陈伯利手中的剑根本没有任何停留,已经直截了当地向赵无极刺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赵无极耳侧出现,紧接着便向陈伯利飞刺而去。

  是一柄剑。

  眼看着黑剑就要攻到自己的身前,陈伯利不敢马虎只能提剑去挡,两柄剑瞬间撞到一起,陈伯利感觉到握剑的右手上传来强烈的麻痹之感。

  青鸾开始微微发颤,与此同时陈伯利的手也开始发抖。

  “斩掉拜火教的黑剑也不过如此嘛。”陈伯利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向苏默的方向大笑起来,“不过是拜火教无能而已。”

  陈伯利眼前黑色的剑已经坠落到地面之上。

  在举剑阻挡之后,断剑还是被陈伯利打退,在翻转了两圈之后已经直直地向地面插了进去,此时已经没入地面一截。

  在一阵大笑声当中陈伯利将手中的剑举了起来,他满眼都是心爱之情。

  远看是一柄白色的长剑,但站得近了便能看清剑身白中带着一股青色,整把剑晶莹透亮。

  只短短时间之内,剑尖的血已经消失不见。

  “青鸾啊青鸾,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就让你带着陈家在天水城发出更大的声音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