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迟来的报复_史上最强赘婿
微信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迟来的报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二十四章 迟来的报复

  锤子一击不中,当即便要进行第二次攻击。

  这李大锤生得勇猛无畏,此时突然动起手来也是这般不给自己留后路。

  在他强悍的攻势之下,留有太多的破绽了,只是那些破绽无一例外都在身后,苏默并没有办法轻易地去破解。

  “李大锤来了,难道陆远也来了吗?”

  苏默低声呢喃着,已经想起当时那个狂躁的男人,大选之上二人的比试他还没有忘记。

  便是苏默出神之间,李大锤已经再度举起那把大锤,毫不手软地朝他砸了过来。

  “这是要我死啊!”

  苏默感觉到这一点,再度后退。

  面对李大锤毫不停息的大锤攻势,苏默只能退,一直到他的后背紧紧贴到一个硬物之上。

  苏默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一眼看去甚至可以看到前方的道路。

  “这里就是法阵的边界?”

  苏默心里快速地对困住自己的阵法进行了一个判断,便是从自己的小院开始,到眼前的这个位置,那也有十几丈的位置。

  十几丈远的阵法倒不是那么难,但是随着维持时间的曾家,难度会不停的上升,要想做到这一点便必须要求阵法师自身的实力已经达到四品阵法师的地步,否则就根本没法做到。

  “天剑门的四品阵法师为什么会选择帮他们呢?”

  疑惑,还是疑惑。

  便是贴近边界之时,苏默的脑海当中已经快速闪过太多的思绪,他来不及仔细思索,只能将注意力放在李大锤新的一轮攻势当中。

  便是在这时,苏默突然听到一声喝止。

  “先停手!”

  果然是陆远。

  那声音苏默绝对不会认错,除了那个男人再不会有别的可能。

  果然,陆远的身影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眼前,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阵法师就在附近,他在法阵之外维持着这个阵法的运作。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苏默直接举起双拳向法阵悍然打去,没有任何的留手。

  顿时,双拳打到眼前透明的像是不存在的“墙壁”之上时,发出阵阵的轰然响声。

  然而阵法并没有破碎。

  “一个阵法品阶根本不在我之前的人,竟然能被这两个家伙给找到,真是让人奇怪的事情!”苏默轻声说道。

  一个四品的阵法师,便是在天剑门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来使用的吧?何况还是在帮助一个新入门的弟子,甚至是帮助一名弟子去对付另外的一名弟子。

  用阵法设成一个死局,难道是想让自己死?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苏默便已经凶狠地向陆远看了过去,然而陆远却丝毫没有慌张,他朝苏默不屑地笑了起来。

  “苏默,你平时不是挺有能耐的吗,怎么现在一点本事都没有了呢?你的断剑呢?你的一身强悍修为呢?”陆远放肆地大笑道,他站在李大锤的旁观,伸手在那柄大锤上轻轻地抚摸了起来。

  “先前你轻而易举地打碎他的锤子,眼下又被他轻而易举地追赶,这是不是一种因果循环的报应呢?”

  陆远的一声质问直接让苏默有些愣住,他眯着眼睛,却没有做出回答。

  质问吗?可当初的事情说到底仍然是他们恶意刁难在先,便是打碎了锤子也是因为他们的无理。

  而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进行解释的,当他一旦认为这件事是你做错之后,你便是有一百张嘴都很难进行解释。

  何况苏默跟这二人的仇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呢?难道那么一点轻伤就已经让你力不从心了吗?”陆远冷眼朝苏默的方向看着,他随即一笑,“难道说你身上不仅仅是一点轻伤?”

  陆远也是新入门弟子,当赵一荻前来找人帮忙之时,那一场混乱自然无法躲过他的眼睛。

  更甚者,陆远当时有可能就跟在人群当中,之时苏默自己并没有看到这一切。

  这些事情让苏默感觉到无比烦闷起来,一个突然找上门来的家伙,必然是有着一定的恶意。

  果然,陆远直接放声大笑道:“我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实力不够强悍,因为你不是启华师兄的对手,就只能来找我们帮忙,也是因为来找我们帮忙,才让我知道了这件事。”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知道你竟然会受伤,而且还是这般严重的伤,我是不是应该说天助我也呢?”

  陆远的笑声传递开来,那笑声在进入到阵法边缘之时便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默便是在边缘之处,却没法过滤掉那嚣张的笑声。

  “果然如此,他的确是那个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不然也不会趁着这个时候来找我的麻烦。”

  苏默想清楚了这一点,他看着面前的李大锤和陆远,这二人既然来了,那就不会只是简单地打个招呼。

  何况还专门请了阵法师来帮忙,这是准备充分,想要一举对自己进行之名的打击啊!

  苏默无奈地笑道:“我跟你的仇怨并没有如此严重,当初我次次手下留情,似乎并不至于让你想要我的这条命。”

  结果,苏默的话一说完,陆远却是直接暴躁起来。

  这个该死的家伙,当初动手那般凶悍,当着所有人的面一点尊严都不留,现在竟然还胆敢说出这种次次留情的鬼话来。

  陆远愤怒地冷声说道:“别再说废话了,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你我二人都再清楚不过,今天我正是来取你的性命。”

  “我或许应该感谢启华师兄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强势进攻让你不得不进行防守,在将灵力损耗殆尽的同时还让你受了不轻的伤,若不是如此,我又怎么可能突然来向你发动报复呢!”

  陆远的声音更加冷冽了一些。

  报复?还真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吗?

  可任苏默如何想,此前跟陆远二人的各种矛盾也都是因为他们二人率先刁难,自己随后才选择出手,此时竟然全部都归结到自己的头上来了吗?

  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