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暗月纪元 > 第五百八十章 丰收号,放弃

第五百八十章 丰收号,放弃

  这些热闹的消息轰轰烈烈的传开时,丰收号格外的安静。

  似乎因为唐凌的鲁莽和冲动,已经让他们放弃了这一次的争夺,毕竟被波塞冬家族的人严格的监视,甚至半控制了起来,还有什么资格参与资源争夺呢?

  甚至在如今大的消息传开来的同时,另外一个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的小消息也传开了来。

  那便是丰收号准备带领自己的船队回到黑暗之港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大多数人可能不清楚,但塞缪尔是绝对最清楚的一个。

  因为波塞冬家族对丰收号无时无刻的监视与监听,塞缪尔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那是东阳和韩星在丰收号上差点儿打了起来,东阳怪唐凌鲁莽,而韩星则为唐凌辩护,两人吵出了真火,在即将要动手之际,被彼岸出面阻止了。

  从传回的画面来看,彼岸虽然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话语间的失落还是让人感觉的出来。

  “唐凌不在,整个大船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船长。而我们领队船上的人也已经开始不和,这一次的出海我认为还是放弃吧。”

  “放弃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们背负的还有那么多人命。其它的船队有找到资源的希望,而我们没有。既然没有,那总要保住船员。毕竟现在已经失踪了两个人了。”

  “彼岸。”塞缪尔手中还是拿着她最爱的玫瑰露,看着画面中的彼岸轻轻喊了一声,然后喝了一口酒。

  毫无疑问,彼岸是现阶段塞缪尔最想得到的女人,虽然她的得到和男人的得到可不一样....

  在这些日子里,她一直也在观察彼岸,虽然波塞冬家族对丰收号的监视她也很内疚,但这件事情她没有办法解决。

  但彼岸的聪慧似乎从和她见过那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展现过,她甚至都很少走出船舱。

  到了今天,彼岸才站出来做了一个决定,无疑这是现阶段最理智的决定。

  换做她塞缪尔也想不出对于丰收号的困境,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而且,彼岸身上似乎有一种气势,能够镇住场子。韩星和东阳都是实力顶级的天才少年,竟然被彼岸这么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就劝住了。

  就连那个很狂的西凤,也只是叹息一声,欲言又止的接受了彼岸的决定。

  “所以,彼岸是一定要加入我的军团的。或许....”塞缪尔歪着脑袋,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忍不住笑了。

  **

  “召集所有的船长过来吧。”东阳显得有些颓废的样子。

  韩星抱着剑沉默,而洛离不言的在一旁整理着他的傀儡。

  北启也没有说什么RAP的心思了,西凤也有些丧气,嘟着嘴看着茫茫的海面,南羽的病似乎更加严重了一些,从彼岸宣布了决定以后,就一直的咳个不停。

  只有胖子比较高兴的样子,这艰苦的,无聊的,随时都能遇到危险的海上日子结束了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庆祝的吗?

  于是,他做了很多好菜,反正船上的凶兽肉都多得吃不完。

  说是没有收获,也很有收获嘛,毕竟这一船的凶兽肉,就算正规的捕猎船出来,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好运气。

  “会是什么结果?”在下了召集令以后,西凤用唇语说了一句,她看起来是在躲避刺眼的阳光,她看向了彼岸。

  彼岸静静的拿着一本书翻看着,几乎没有抬头,但大家依旧看见了她用唇语说道:“大浪淘沙。”

  是啊,大浪淘沙!这四个字已经足够了。

  在召集令下,所有跟随丰收号船队的船长都过来了。

  而没有废话的,由东阳宣布了决定。

  “决定就是这样。”在说完丰收号的决定以后,东阳扫视了一眼众船长:“你们的选择很多,都不用我一一废话。如果还愿意追随丰收号的,丰收号依旧可以庇佑你们回到托米安全线。”

  众船长沉默,在这时有一位草根船长站了起来,望向了东阳:“那回到托米安全线以后呢?”

  东阳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位船长会关心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直接的说道:“依旧是等待,我们不会第一时间回到黑暗之港,我们等待什么,你们是知道的。”

  是的,只要想一想就会知道。只要唐凌没有死讯传来,那么丰收号就会等待唐凌。

  但这只是丰收号自己的事情,毕竟丰收号上的人都是唐凌的伙伴,他们不会丢下伙伴独自回黑暗之港,可跟随丰收号的船没有这个义务。

  “唔,知道了。”这位草根船长点点头,很平静,也没有表达任何的态度就坐下了。

  “还有问题吗?”东阳开口问道,气氛似乎有些压抑。

  没有一个船长站起来,看起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那好吧,决定我已经告诉大家了。在会后,丰收号会立即掉头,回归托米安全线。愿意跟随的就一起,有别的打算的,也尽早做打算吧。”东阳的神情郑重,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宣布:“散会。”

  众位船长沉默的离开了丰收号。

  西凤看着船长一个个下船,不由得再次望向了彼岸,依旧是用唇语说道:“会留下几个呢?”

  彼岸微笑着摇头。

  她心里并不在乎有多少人会留下来,曾经的彼岸对任何事情都不存在希望,自然也无所谓失望。

  就算现在因为唐凌有所改变,但骨子里的那丝清冷是不会改变的。

  毕竟大浪淘沙,能淘出来的金子永远都比沙子少。

  如果有运气,能得到许多金子那便珍惜罢了。

  只是彼岸这种心境,并不是丰收号上的所有人都会有,看着一个个离去的船长,北启双手抱在胸前,说了一句:“一路分资源,还有一路的庇护,能换来几颗真心呢?”

  东阳苦笑着不言,在会上这些船长的态度可让他不敢打任何的包票。

  “罢了,我们反正是不会分离的。”韩星望着这些船长已经乘小船驶向各自的船,带着自我安慰的说了一句。

  很快,所有的船长就已经各自回船了。

  天色有些阴沉,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大片云朵遮住了耀眼的太阳。

  “波奇,调转船头。”东阳的声音很大,大到停泊在此时还算安静的海面上,所有来参与会议的船只都能听见。

  在东阳的指挥下,负责行驶丰收号的波奇很快的调转了船头,方向正是朝着托米安全线。

  而周围的船只一动不动,依旧沉默的停泊在周围,似乎在对丰收号做最后的告别。

  “开船。”东阳面无表情的下令,丰收号立刻起航,朝着托米安全线行驶而去。

  如果不出意外,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丰收号就可以回到托米安全线,也就是说正式的脱离了这一次资源的抢夺。

  丰收号离开了。

  一时间,并没有一艘船跟上丰收号。

  胖子站在船尾,有些伤感的看着那一片船只,被丰收号庇佑着的船啊,竟然没有一艘跟上来。

  好笑的是,那些监视丰收号的,属于波塞冬家族的航船反倒很积极的跟了上来。

  “这也太惨了吧?”胖子抓了抓脑袋,然后屁股就被西凤踢了一下。

  “你干嘛踢我啊?”胖子很无辜的看向了西凤,西凤不爽的站着,不知道为什么在胖子眼中,显得那么像一个女皇。

  “不爽就踢你,有问题吗?”西凤大喇喇的说道,也望向了船尾。

  “她就踢我,她却不踢别人。这,这该如何是好呢?”胖子莫名的脸红。

  但西凤显然没有注意到胖子这微妙的变化,而是惊喜的喊了一声。

  “他们,他们竟然跟上来了。”西凤指着船尾大声的说道。

  这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除了依旧在甲板上看书的彼岸。

  西凤说的他们,并不是别人,而是正京七子的冲锋号,还有黑暗九羽的幽影号。

  按说,这两只船是最不可能跟上来的,因为以他们的实力名气,包括他们的航船,他们想要加入任何的船队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

  甚至,他们完全有自己组建大船队的实力。可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两艘船竟然第一时间跟上了丰收号。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随着这两艘船的跟随,其余的船竟然纷纷掉头,也跟上了丰收号,竟然没有一艘脱离队伍。

  “真是...难以想象啊。”东阳的脸涨得通红,他显然有些激动,可是话到嘴边,只是这几个字。

  原本应该不用在意,可是人都是如此,将这些草根船队当做自己的责任,倾心的付出过,哪能真的不在意呢?

  “你是完全预料到了吗?彼岸?”韩星第一时间看向了彼岸,这句话是用唇语说的。

  彼岸抬头,只是微微一笑,回答到:“我对这些船没有任何的想法和猜测。现在如果有的话,我只能说他们对唐凌的信任不是那么容易死心的。”

  “哈哈,竟然相信唐凌那个家伙。”韩星不屑的说道,可是在韩星的内心,却冒出一个他自己也不能熄灭的念头。

  “我要什么情况,才会对唐凌不再信任呢?”

  “好像除了唐凌背叛,还有什么情况呢?好像没有了!可特么的,唐凌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会背叛的人啊。”

  想到这里,韩星烦恼的抓了抓头发,然后嘴角就情不自禁的扬起了一丝笑容,就和丰收号上其他的人一样,是如此的开心。

  “算你们聪明呐。”东阳悄悄握紧了拳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却带着感动。

  的确,算是他们聪明。

  **

  丰收号大船队回托米安全线了。

  当这个小传言变成了铁一般的事实时,还是在所有的少年航海船队中引起了爆炸性的反应。

  这种反应很难用一种情绪来表达,就像现在的兰开斯特心情就很复杂。

  从唐凌消失以后,他就没有把丰收号大船队看做是竞争对手了,虽然丰收号上那几位奇奇怪怪的家伙,还有正京七子和黑暗九羽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可这些人加起来也不会有唐凌给人的威胁感重。

  可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真的放弃了,兰开斯特心中竟然还是会升腾起一丝淡淡的庆幸。

  在庆幸什么呢?兰开斯特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庆幸的同时,他有失落,也有羡慕。

  失落的是,唐凌以及他的船队到底还是因为刺杀奥米尔的事情退出了这一次轰轰烈烈的大航海。

  唐凌没有像期盼中那样,反转出什么奇迹。

  羡慕的是,这些船队竟然全部跟随丰收号回去托米安全线了!固然,这其中或许有许多原因,就比如草根船不见得有别的船队愿意接收,又比如他们不具备单独航行的资本....

  可这些船连任何可能都没有去尝试,就....

  兰开斯特自问他是没有这样的号召力的。

  “唐凌在17号安全区的时候,是一个一呼百应的人吗?”李斯特看着屏幕中,在丰收号的带领下,朝着托米安全线驶去的画面,忽而望向了站在身旁的亨克。

  “并不,是被嘲笑的吊车尾。”亨克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李斯特的问题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17号安全区的岁月,想起了安德鲁...

  但亨克很讨厌这样的情绪,所以只是不到一秒便恢复了淡然,又补充了一句:“但在他身边的所有伙伴,可以说是都能够交付后背给彼此的。嗯,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是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吗?”李斯特眯起了眼睛,不得不说他猜测的很准。

  “可以这样说。”亨克点头,内心却微微震惊,李斯特是怎么猜测到的?

  “那么我呢?”李斯特望向了远方,忽然这样开口了。

  亨克一愣,他还没有跟上李斯特的思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呢?如果我要离开,要放弃。会跟随我的有多少?而我的伙伴,能够交付后背的,又有几个呢?”李斯特没有在意亨克没及时回答这件事情,而是望着远方开始自言自语。

  “我会对您不离不弃。”亨克没有评价别人,而是很坚决的说起了自己。

  李斯特却摇摇头,低沉的说道:“不,我不用走和他一样的路。帝王的路是孤独的!当然需要忠诚,但要来忠诚有很多种方式,就比如绝对的....实力,又比如...”

  亨克不再言语,而是站在了李斯特身后半米不到的地方。

  孤独吗?李斯特现在的背影就显得很孤独,那真的是他想要的吗?他为什么要那么执着于唐凌?

  **

  “托米安全线的任何人不许为难丰收号的大船队,他们想停泊多久就停泊多久。不管波塞冬家族的其他家伙想要做什么?托米安全线是我的地盘儿,在托米安全线,他们要得到最高的礼遇和自由。”塞缪尔语气坚决的说完了这番话以后,挂断了通讯仪,神情有些复杂。

  到底是放弃了啊?不知道现在在何方的唐凌,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会不会怪自己?

  塞缪尔忍不住的内疚,但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原本以为唐凌在119号中转站的,可实际上唐凌并没有在那个地方。

  为什么?因为那个地方很平静,并没有闹出任何的动静。

  而且,多戈那里也没有出任何的问题。看来119号中转站依旧是照常的运转着。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在119号中转站,自己是绝对可以联系到那个家伙的。

  但如今却是连自己也联系不到他了,是遇见了什么困难?还是有意为之,不让人联系?

  还是....连自己也不信任了?

  塞缪尔撇撇嘴,努力的做出不在意的样子。

  但内心又开始忍不住对唐凌抱怨,这家伙不是喊着自己的小名,说好是朋友的吗?

  假话,都是假话!

  **

  ‘阿嚏’,唐凌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以他的身体素质竟然会打喷嚏?生病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说自己坏话。

  唐凌是一个绝对理智的家伙,不太相信玄妙的事情。但偶尔的运气,会让他相信一些小小的,玄妙的东西——就比如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说坏话。

  这可能是他到底没有完全摆脱少年的天真吧。

  “说坏话的估计是塞缪尔那个暴力女吧。”唐凌微微想了一下,嘀咕着,将趴在他头上的蒙蒂扯了下来。

  可是蒙蒂又固执的爬到了他的脑袋上,一副很不爽的样子,它偏不下来。

  这也怪不得蒙蒂,它原本过着很幸福的生活,在悬石岛上想吃多少凶兽肉就吃多少凶兽肉,吃完了就晒太阳,睡觉,偶尔在附近游游水...

  可是,从接到唐凌的信号将凶兽肉都运走以后,它的幸福生活就结束了。

  跟着唐凌在这艘船上,半个肉丝都没有,还天天那么无聊的看着唐凌在那里‘吸骨头’‘吸骨头’....

  除了吸骨头,唐凌还会做点儿别的吗?也会,就比如说修炼,唐凌是不会放弃的。

  再比如说,就像现在,趴在甲板上也不知道在计算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想着,蒙蒂很不爽的就用触角抽了唐凌一下。

  唐凌正计算到一个关键的时刻,有些恼怒的扯下了蒙蒂,忽然就换上了一个和蔼的微笑:“小蒙蒂,你是饿了吗?”

  蒙蒂的神情立刻变得恐惧,八只触角一起摇摆,拼命的表示不饿。

  但唐凌还是毫不犹豫的抓过了一管能量液,直接就灌进了蒙蒂的口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