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神国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神国

  神尉军驻地之中,尉主邓明青正坐在竹榻之上闭目养神。

  亲信侍从满脸喜色的跑过来,躬身揖礼道:“尉主,朱军候回来了。”

  邓明青睁开眼睛,锐光一闪而逝,他神情没有太多变化,好似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口中道:“知道了,把消息送到姚幕公那里去吧。”

  亲信侍从躬身回应一声,便立刻退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朱阙大踏步走了进来,来至他面前,抱拳道:“尉主,朱阙回来复命。”

  邓明青看了看他,道:“怎么样,没受什么伤吧?”

  朱阙道:“没有,只是我兄弟死了。”顿了下,他又加了一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死了,我的影身力量会变得更强。”

  邓明青道:“没事就好,戚毖一死,玄府已是不足为虑,但我们的对手有不止一个,神尉军下来还需要你继续出力。”

  朱阙爽快道:“尉主吩咐就好。”

  邓明青这时提醒他道:“记着,不要多用远古神力。”

  朱阙很随意的说道:“我明白,这不是我自己的力量,我会处理好的。”

  邓明青嗯了一声,道:“你一向很让我放心。”

  他试着站了起来,只是坐久了血脉有些不畅,身形微微一晃,似要跌回去,朱阙立刻走上来将他搀扶住。

  邓明青待下地站稳,示意朱阙放开手,后者立刻退后几步。

  邓明青看了看瑞光城,感慨道:“终于到这一步了,不过大愿未成,还需要戒急用忍,不能掉以轻心。”

  朱阙在旁默默不言,他不知道邓明青到底想做什么,他也不在乎这些,只要邓明青还活着,那么对方交代他什么他就做什么,不必去管其中的道理和理由。

  邓明青此时回过神来,交代道:“你代我到安都尉那里走一趟,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待在那里就好了,等到合适的时候,我自会唤你回来。”

  朱阙应一声,再是一抱拳,就大步出去了。

  姚氏庄园中,幕公姚弘义听着底下人的禀告,又确认朱阙的确已自外返回,他不觉精神振奋起来,好像一瞬间年轻了许多岁,他道:“文震。”

  中年文吏抱手一揖,道:“学生在。”

  姚弘义道:“我需往都堂去见柳府公,你去把这个消息带给诸公。”

  中年文吏此刻也很是兴奋,道:“学生领命。”

  姚弘义关照过后,就步出宅院,乘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车马,就往瑞光城而来。

  到了城中后,一路行至治署之前,无需禀告,他直接行到事务大堂之前,开口直言求见柳奉全。

  少顷,柳奉全自里迎出来,抬袖一礼,道:“姚幕公怎么来了?”

  幕公实际上只是一个荣显之职,名份上是与署公并列,但并不掌握什么权力,平时只有重要事宜才会请来议事。

  柳奉全身为署公,自是不希望有人来干涉自己做事,而且他心里面也并不喜欢姚弘义这个人,所以一向对其不冷不淡。

  姚弘义在还了一礼后,也不说什么事,而是直接来了一句:“公府,你可知道,天变了么?”

  柳公府眉头一皱,道:“姚幕公,有什么话说清楚。”

  姚弘义笑了一笑,指了指四周,道:“公府想在这里听么?”

  柳公府看他一眼,侧开一步,道:“请。”

  姚弘义一点头,走入了内堂,柳公府也是走了进来,他来到主位之上坐下,等着姚弘义也是落座,这才道:“这里无人,什么事情,姚幕公可以明言了。”

  姚弘义看着他,道:“戚毖已死。”

  柳奉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谁?”可随即他脸色一变,“你说谁?”

  姚弘义感叹道:“值得我二人在此谈论的,除了玄府的玄首戚毖,还能是谁呢?”

  柳奉全神色连续变化几了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睛死死盯着姚弘义道:“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的事?”

  姚弘义回道:“就在今天早上,神尉军上军候朱阙约战玄府玄首戚毖,过程我便不说了,最后的结果府公已经知道了。”

  柳奉全怔怔坐在那里,他在考虑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和影响,只是他越想越心惊,玄府这些年来全靠戚毖一个人撑着,都护府这才能在神尉军和玄府之间玩弄平衡之术,可是戚毖一死,却是再也没人可以制衡神尉军了。

  那下来会怎么样?

  神尉军又会做出什么事?

  他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姚弘义这时从袖中拿出一封帖子,他站起身来,走到案前,将帖子放在案上,道:“这是我写下的一封谏书,请府公一览。”

  此刻的瑞光城中,一名身形高大雄健的男子走在道路上,并饶有兴趣的看着上方的内城台地。

  他是杀戮之神托洛提,以前他也曾把意识附身在信徒上来过瑞光城,但是这里有一股令它畏惧且讨厌的力量徘徊在上空,所以至多只能在港口边缘和城门附近徘徊,并无法深入内城。

  可是现在,那股讨厌的力量已经消失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他了。

  不过他虽然号称杀戮之神,但也不是无脑屠夫,单纯的杀戮并不能取悦他,杀戮也并不是目的,而是以此让更多的信徒来畏惧他,供奉他,以此获得更多的生命力和灵性,从而壮大自己的神性和神力。

  他分辨了一下方向,就慢慢在位于瑞光城中都尉军营地步去。

  柳奉全把书信拿来一看,只是看了几行字,他便眼睛瞪大,二人随着继续看下去,他的手指就微微颤抖着,待到整个帖子下来,他脸色发白,浑身冷汗涔涔。

  这帖子上面说的,是神尉军已与血阳诸神、乃至大陆上依旧受人供奉的诸神达成约定,合力组成东廷神国。

  神国愿意接纳东廷人为信徒,都护府所有的事务官吏也可以保持原职,不作变动,但是需要拆除泰阳学宫和玄府,并在那里重新建立祭祀和神庙,用以供奉神国的神明。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推倒望夏台,也即是推到天夏烽火……

  柳奉全看着帖子下方的署名,里面有不少他熟悉的名字,此刻他再也无法保持仪态,站起来一巴掌将帖子拍在坚硬的铁木案几上,眼睛通红的瞪着姚弘义,怒道:“你们这是叛逆之举!叛逆!叛逆!”他咣咣咣的拍着桌案,大声吼着。

  姚弘义淡淡道:“这不是什么背叛,而是顺应大势。”他看了看外面,似是自言自语道:“说起来,现在应该已有神明在瑞光城中行走了吧,你说他们会去哪里呢?”

  柳奉全顿时感觉到一股深重的冷意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裹住。

  半晌,他无力跌回了座中,闭上眼睛,像是虚脱一样说道:“我是不会在名帖上附笔的,今天我就会向大都督提出辞呈。”

  “柳府公,这就由不得你了。”

  姚弘义用冷酷的语声说道:“你以为这个时候你还逃避的了么?此刻正有很多人正等着你点头,他们才好跟着你做出决定,你怎么可以不站出来呢?我提醒柳府公一句,现在是我来和你谈,故是希望用和善有礼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可要是那些这些神明来和你谈,那就不会和你再讲道理了。”

  他这时走上来两步,按住帖子,又往前柳奉全面前推了过去,“想想你自己,再想想你的族亲,你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安山深处。

  张御已是在一片灰蒙蒙的地界上走了一天一夜了,因为所以可以用作辨识的东西都被那威力巨大的力量摧毁了,入眼所见的一切都被灰白两色所替代,所以他只能循着一个大概的方向行走。

  这时他的视界中浮出了稀疏的树林影子,而随着向前步去,地面上也是出现了一根根倒塌的树木,显然他们很快就要走出这块地界,重新进入密林之中了。

  可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到玄玉之上传来一丝异状,他脚步不禁一顿,心下一转念,转头对着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莫队率,道:“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

  莫队率恭敬道:“是。”

  张御来到一根倒塌树干之上坐了下来,直到方才,他身躯之内最后一点神异化的余波才彻底平复了,身上外溢光芒也已完全收拢。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才引动了什么。

  他从衣兜之中将玄玉拿了出来,辨别了一下,立时知道那是什么了。

  当日在玄首把这枚玄玉传给他的时候,曾言这里面有一枚前人传下的章印,他也试着探究过,确然存有这东西,只是此前似乎自己修为未够,故是无法观读。,而现在其似是自行浮现了出来。

  他转了转念,便起意探去,待接触到那枚章印,神情不由微微一动,“这是……”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