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八十八章 隐观

第八十八章 隐观

  张御上次与武泽别过后,就拜托其人打造了一些东西,其中一个就是玄兵。

  他虽然是一位修士,可修士并非就不能用其他手段来解决对手了,特别是玄兵这样威能巨大的武器,若能运用的好,那么比一些法器还来得有用。

  武泽带着张御来到了一间四面封闭的金属间密室之内,随后伸出手在光滑的金属墙壁上一按,墙壁当中某一块凹陷下去,露出了两个玉匣,差不多都是一掌大小,他双手伸出,将这两只玉匣逐一捧了出来,分左右十分安稳将之摆在一边的台案上。

  武泽拿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在左边那个玉匣上方微微一晃,匣子之上微微泛光,随后冒出一阵白气,就向上方翻开,露出了里面一个不停闪烁白色光芒,发出嗡嗡声响的梭形物体。

  他道:“上次玄正送来的材料,我试着先打造了两枚玄兵,若是玄正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我可再作改进。”

  张御目光一落,那东西从玉匣缓缓飞起。

  武泽在旁边言道:“按照玄正的要求,这一枚玄兵可用心力牵引,它并不追求范围杀伤,按照我以往得到的卷宗进行比对,高位修士之下若是被直接命中,至少也是重创。”

  张御道:“武老考虑过法器护持么?”

  武泽拿出一块布来擦了擦眼镜,道:“修炼者的法器威能有高有低,这里很不好判断,但是绝大多数法器是挡不住这枚玄兵的。”

  张御看有一会儿之后,意念稍放,这枚玄兵又缓缓落回了玉匣中。

  武泽这时又上前打开了另一个玉匣,指着里面道:“这一枚玄兵与以往传统的玄兵相类似,动用时需以兵引相引,不过我改造了一下,兵引和玄兵的下落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两倍。”

  张御心下一思,道:“武老能做出这样的玄兵,想来天机部也一样能打造出来。”

  武泽道:“的确能够,只是并不实用,因为玄正所要的投掷方式,都是在近距离内完成的,这样连投掷者本身也有可能被牵连进去。

  我不知道玄正要用此对付什么人,但很可能也是一位修士,那我便拿一个修士来举例,假若投掷者是一个普通人,那在修士面前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动作。不是被先一步阻止,就是让修士提前躲开,特别是在修士有了观察者后,这样的事更难办到了,那样还不如追逐范围上的杀伤。”

  张御看着那玉匣中的玄兵道:“也即是说,假若投掷者是如我一般的修士,那么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是这样。”

  武泽这时悠然把擦拭干净的眼镜戴上,“但前提是有一个愿意为他们打造玄兵的大匠。”

  张御微微点头。

  据他所知,打造玄兵虽然有一定难度,可有正式名号的师匠其实都能做到。

  但他们打造的玄兵与大匠亲手打造的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至少在稳定性上就大不相同,有些遇到稍微浓郁一点浊潮就会发生爆裂。

  尤其是修士需要飞天遁地,去得地方很多,到时就不说好到底是炸自己还是炸别人了,所以没有几个愿意把这样的东西带在身上。

  他一拂袖,将两只玉匣都是收了起来。

  武泽道:“若是玄正还要打造类似的东西,那我还需更多的材料。”

  张御道:“我会设法把更多的材料送来。”

  之前两府因为需要玄府牵制霜洲,所以调拨了大量的材料过来,在他与恽尘商量过后,要了一部分材料,并将之送到了武泽这里。

  毕竟这是一位曾经的天机部大匠,他的技艺若不利用起来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现在东西已是拿到,张御也就不在这里停留了,他转身往外走去,武泽则是一直将他送到了大门口。

  在离去之前,他言道:“过些时候我再回来,当会送武老去往界隙。”

  武泽眼中微微一亮,道:“我当会在此一直恭候玄正。”

  张御对他点了一下头,随后纵身一跃,从高处岩壁之上遁光而去,瞬息间穿过这片地下裂谷身,由那一个巨大坑洞返回到了地面之上,再是身形一转,就往西北方向遁去。

  因为弃生魔鱼只会躲在神弃之地里,且周围还需有大量低等神怪存在,而这种地方大多集中青阳上洲的西北面,且就那么几处,所以他此行必须去到那里,若非如此,他在别处也能解决此事了。

  而另一边,贾洛在张御离开学宫不久后便得到了消息,毕竟学宫人多眼杂,且张御是负责指教学子的教长,他若是出门,必然免不了向学宫报备,所以他的离开也并不是什么秘密,且他本人也未作多少遮掩。

  贾洛根据“那边”传来的判断,认为张御这一次的目标很可能仍然是弃生魔鱼,故是他思考了一阵之后,就出了洞窟,以最快速度飞遁到西北地界,凡是有魔鱼存身的地界,他都是设法布下了一群飞虫。

  只要张御当真到来,那么他便就可以凭此察知。

  在布置好一切,他在荒原之上以法力开辟一处宽敞地窟,便就入得其中盘膝一坐,静候张御到来。

  张御在荒原上飞遁了两日之后,再次来到了西北荒域,隔着远空,他远远就看到了魔鱼那庞大的身影正在天空之中游弋着。

  他心下猜测,应该是不久之前的战争把这些东西从昏睡中惊醒了。

  只是这一次,他却并没有急着挨近,而是思索着几日前看到的战报,随后一个纵身,化光在荒域边缘处来回遁游一圈。

  差不多一个夏时之后,他锐利的目光看到了下方一个岩壁之后的狭小洞穴,当即身往下落,而后走入了进去。

  不过三五步,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工开凿的竖井,井口非常狭窄,仅容一人通过,他毫不犹豫往里跨步落下。

  下去了十来丈后,他来到了底部,与上面不同,地下的空间非常宽大,地上还残留着凌乱的脚印,他眸光微微一闪,就见到一个金属巨人的虚影正在沿着底下的通道往前行进,几步之后,腾身而起,并很快消失在了前方。

  这里是上次军府为了埋伏泰博神怪而提前挖掘的地下藏身处和观察哨之一,因为是临时布置,所以看去较为简陋,洞璧也是凹凸不平。

  他之所来到这里,是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利用这个地方来观察弃生魔鱼,如此就用不着把自己暴露在外了。

  看了几眼之后,他足下一点,沿着这条地下通道不紧不慢的向前飞驰,这条通道非常长,大约半刻之后,他来到了一处可容数人的洞室之内。

  这里矗立一面琉璃玉镜,通过后方的孔洞布置,上面清晰映照着外面的景物。

  这东西可能是因为挪动不便,或者是军府下回还想对此地有所利用,所以并没有带走。

  不过这东西对他的用处并不大,因为这里只有一个盯死的角度,能看到的东西可谓十分有限。

  他在此盘膝坐了下来,蝉鸣剑一晃,霎时飞空而起,直接沿着这地下的透气空隙来到地面之上,而后收敛光华,掠地腾飞,往神弃之地方向飞驰而去。

  剑观即心观,这把剑与他心神相合,飞剑所至之地,所见景物亦可在心神之中反照出来,只是如此一来,他的心力会因此加剧消耗。

  好在他六正印已然先一步修至完满,心力充沛无比,所以这点损失于他而言着实算不了什么,至多只是观察魔鱼之时无法去到太远。

  但这并不是太大问题,只要这处地界能够确保他的安稳,哪怕每天只能观摩半个夏时,他也有足够耐心耗下去。

  虽然这次到来之前他准备了玄兵,可那是以备万一之用的,要是对上贾洛这等邪修,他宁愿观读到了第四章书之后才去与对方较量。

  蝉鸣剑此刻一路飞掠,等逐渐挨近了那头弃生魔鱼,这才仰首向上,在距离其身躯仅是数丈之远的地方停留下来,并在此缓缓观照着这神怪身上的灵性变化。

  蝉鸣剑到了这里,张御便不怕被贾洛发现了。

  他上次可以停留在魔鱼附近,那是因为从层次上来说魔鱼比他更为强大,所以不在乎他。

  可贾洛就不同了,身为一个炼成元神照影的修士,他已经有了威胁魔鱼的能力,他若是敢靠近,那么魔鱼必然会对他进行驱逐或者攻击。

  假设此人此刻就在附近,那么只会远远观望,而在有浊潮影响的情形下,他至多只能看到魔鱼的大致轮廓,而无可能看到其身边悬停着一柄飞剑的。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贾洛所在地窟距离弃生魔鱼较远,而他所放出的那些飞虫纵然能够在魔鱼领地之上停留,可也无法靠的太近,因为魔鱼只凭那外溢的庞大灵性力量足以将它们摧毁。

  其实它们便是靠近也无用处,因为张御上一次已是在候罡正那里见到过这种飞虫了,这次也是有所提防,若是见到,那定然毫不客气会将之斩灭,然后大不了再换一个地方,还不至于就此暴露。

  时间便在张御观摩魔鱼和贾洛的等候之中缓缓流逝,二十天后,也就是十一月十五这日,那一直跟随着魔鱼的蝉鸣剑倏地一晃,却是离开了这头神怪,急速往回飞掠。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