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三十四章 传文授学

第三十四章 传文授学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月初五。

  余名扬穿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学子衣袍,提着竹书箱,沿着一条平坦蜿蜒的山道往泰阳学宫的高处东台走去。

  东台是学宫中仅次于正殿的一处高地,上方修建了三座门庭宽广的木结构学堂,这里也是学宫传授一些独特学问的地方。

  余名扬的专学是安山土著语,这是有数几门在学成后需要听从都堂调用的专学,因为他的所有学费都是由都护府代付的。

  如果不出意外,在学宫进学几年之后,他就会被都护府派遣到安山山脉附近的土著部落之中去做驻节使,负责管理贸易和维护某个部落和都护府之间的关系。

  他为此也是做好了准备,可万万没有想到,方才入学没几日,居然会被调来这里学习另一门闻所未闻的土著语言。

  因为关系到他的未来的,所以他心里也是颇为忐忑,不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是好是坏。

  走上东台后,他沿着鲜花簇拥的石板道来到了学堂之外,这里站着两排学宫护卫,每个人都是佩枪携矛。

  见他过来,立刻有人上来检验文书名帖,又经过了一番严格问询,这才放了他进去。

  余名扬踏上台阶,见面前是一座五柱间隔的开阔大门,他先在外面助役的示意下换了鞋,这才走入进去。

  一到里间,发现这座建筑架构独特,堂中并无立柱,宽敞明亮,视野广阔,直接可以看到外面雄峻的安山雪峰。

  行走在那几可鉴人的光滑地板上,他有一种凌驾云顶,与之平齐的感觉,连心境也随之舒畅不了不少。

  学堂上摆着横竖六排矮案,相互之间间隔恰好容一人走过,案几旁边还有香炉暖手和置物竹架。

  这时他见到这里已经坐着一名身形纤细少女,尽管现在师长未到,可坐在那里时,小身板依旧挺得笔直。

  他不敢失礼,到了正面,拱手一揖,道:“淑女有礼,学子余名扬。”

  那少女见了,也是站起来,对他一个万福,道:“少郎有礼,学子安初儿。”

  余名扬这时才注意到眼瞳带着些许金色,不难看出其人有着安人血统。

  不过他脸上没有什么异色,因为学习土著语言的人,大多都是混血,像他这样的天夏人,反而并不多见。

  他看了看四下,选了一个稍稍靠后的座位坐下,将自己的东西都是摆放好,静静等着先生到来。

  不多时,外面喧闹声渐起,学堂之中陆陆续续进来了一些少男少女,一个个都是很有礼貌,互相见礼打招呼。

  原本空荡荡的学堂,由于这些学子的到来,也是注入了不少生气。

  一个矮墩墩的小胖子在余名扬旁边坐下,他面色红润,皮肤白皙,粉嫩嫩的像个面团子,他看到余名扬时,咧嘴一笑,拱手道:“段能。”

  余名扬也是一拱手,道:“余名扬。”

  段能道:“余兄,你来这里之前,是什么专学?“

  余名扬回道:“安人语。”

  段能瞪大眼,道:“厉害啊,余兄。”

  余名扬一怔,倒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他,他谦虚道:“只是小道。”

  “不不不,”段能凑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冲他挤了挤眼,道:“余兄,下来小弟就要靠你啰。”

  余名扬忙道:“段兄言重了。”

  就在这时,众人忽听得噔噔噔的脚步声传至,随后就闯进来一名面容精致,眼瞳略带金色的少女。

  她个子娇小,然而走起路来却是气势汹汹,身上穿着传统的天夏淑女服,前额挂着额饰,手上则戴着丝质手套,这时她突然被人喊住,于是不耐烦的将腰间的短刀解下,扔给了外面的人,这才往课案处走过来。

  她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直接走到最前面坐了下来。

  余名扬小心看了一眼学室外,却发现有十来个高大侍从出现在了那里,这分明就是那个少女带来的。

  他心下一思,这个少女明显有着安人血统,但却能带着侍卫在泰阳学宫里走动,这样的人,好像都护府内只有一家……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一跳,马上移开目光,不敢再去多看。

  段能看到这少女出现,却是一咧嘴,掏出手帕擦了擦汗,嘀咕道:“怎么她也来了。”

  外间忽然一声碎玉碰撞之音传来,立时有助役道:“噤声,先生来了。”

  所有学子都是停止交谈,自座上站起,肃然恭立,敬候师长到来。

  张御迈着缓而有力的脚步,由外间的师道走入了学堂之内,并至师位上站定。他一眼扫去,见下方一共是十九个学生,人数不多,不过从气质和姿态上,能看得出来来历各不相同,身份也高下有别。

  他早就清楚,来学习这名语言的,不是本身天资杰出,就是拥有极大背景,想在这里面占据一定利益。

  众学子这时看见张御,不觉神情愣愣,他们本以为今天教他们土著语言的,应该是一位年纪颇大的老学究,可这位老师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其貌有若画上仙人,神气高渺于云端之上,凛凛然不可直视,目光到处,立时让他们心头直跳,不自觉的低下头。

  “嗯?”

  张御这时忽然发现,此间除了这些学生和外面那些侍从外,在附近还有另一个人的气息,

  他心思一转,便已了然,却没有多说什么,目注堂下,道:“我名张御,此次来此教授‘坚爪语’,各位君子淑女可以安坐了。”

  诸学子此刻都是一揖,道:“谢先生。”随后一齐落座下来。

  张御把大袖一展,也是在师位之上正坐下来。

  他挪开教尺,把压在下面的名册拿在手里,这上面有在座学子的相貌和姓名,只是看了下来,却只有十八个人,少了一个。

  他对照了一下,立刻就知道,所少之人就是坐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女,外面的侍从应该就是她带来的,虽然事先没有人明说,可从其装扮和排场上,他已能猜到其身份。

  不过既然到他的学堂上,就要讲他的规矩,这也是学宫给予他的权力。

  他目光移至那名少女身上,后者正在打量他,见他目光一下扫过来,吓了一跳,急急低头,可是感觉自己好像太过示弱了,马上又是挺胸抬头,不服气地瞪回去。

  张御不去理会她的小心思,淡声道:“这位淑女,你名姓为何?”

  “我凭什么告诉你?”这句话只是在少女心里过了一圈,嘴上还是老老实实道:“杨璎。”

  张御微一点头,对照名册,对余下学子一一唤名,被点到的学子立时应声。

  不过这里面也是发现了一个“熟人”,上次那个在文宣堂遇到的少女也在这里面,名册上的名字写着“安初儿”三个字。

  待把所有人的名字点过,他也是从各人的回答之中大致了解了每一人的性格。

  他把名册放下,他先是宣读了一下学堂规序,还有他在教授时各人必须遵守的规矩。

  把这些都是交代过后,他才正式开始讲课。

  “在学坚爪语之前,你们需要先了解坚爪部落的神明,在接下来的三天内,我会从这个部落的神话传说说起。”

  他先讲这个并不是刻意放缓进度,而是土著神明的出现,往往是与先民的生活环境息息相关的,了解神话传说同样也是了解其历史的变迁。

  在之前的申问上,裘学令为什么先问坚爪部落的天地人是如何沟通的,而不是问其他?

  因为他就是在问源起,只有这样,才知道坚爪部落的文化根基是什么。

  甚至在样本足够多的情况下,他由此可以大略推知这些土著最早生存的地域环境,大概的生产生活方式,又经过了哪些演变。

  杨璎自豪道:“我们天夏人从不靠神,靠得是自己!”

  “没错,神算什么,皮扒了做神袍!”

  “对,凭什么我们学他们的语言,要让他们学我们的!”

  底下马上就有人跟着嚷起来。

  张御颌首道:“说得不错,有志气。”

  杨璎脸上顿时得意洋洋,可张御接下来一句让她为之愕然。

  “杨璎无故插话,搅扰学堂秩序,记过一次。”

  “我不服!”

  杨璎气愤无比,她很想把这句话喊出来,可刚吃了一次亏,她还是有记性的,只能在心里愤愤嘀咕:

  “凭什么就我一个人?”

  张御没有在意她的小情绪,开始缓缓讲述坚爪部落的起源神话。

  其实安山山脉附近的部落神话传说,在场的学子不知听过多少了,无非就是创世、灾难,冲突、繁衍、拯救这些东西,而后就是一系列半人半神的英雄经受考验和历练,除了一些细节,大致都是相差不大的。

  可是这些东西,具体还要看由谁来说。

  张御拥有“语韵”的技巧,说话语声让人听了十分享受,让那些复杂拗口的神明名字也不那么排斥了。

  不止如此,他把一段本来看着很是平平的创世神话说得壮烈激荡,热血澎湃,众学子不自不觉就代入了情境之中,不止是这些他们,就连外面的侍从受此影响,也是听入了神。

  等到外面的碎玉声响起,方才恍然醒觉,这堂讲学已经结束了。

  所有人都是感觉一阵意犹未尽。

  张御道:“今次的讲课就到此吧,我今日所讲的东西,你们所有人都要回去默写,看看你们记住了多少,明天一一交给我看。”

  既然教了学生,当然要留作业了,这也是对学生的负责。

  “什么?还有作业?”

  杨璎一拍桌子,横眉竖目的站起来。

  张御瞥她一眼,淡声道:“坐下。”

  杨璎脸一下涨红了,她瞪大眼,捏紧了拳头,气哼哼两声,然后……还是坐下了。

  几个侍从站在外面,可却目视前方,只当没有听见。

  张御道:“课已结束,就不记你的过了,记得规矩,下次不要再犯。”说完之后,他舒开袍袖,站了起来,迈步走了出去。

  他方才走出学堂,却听得后面有急切的脚步声追来,还有气咻咻的声音,于是站住回头一看,道:“安初儿,有什么事么?”

  安初儿跑到他面前,先是对他郑重一个鞠躬,随后将手中攥着的一把伞递上,感激道:“先生,你还记得么,那天你借给了学生一把伞,学生一直想找机会还给先生。”

  张御看了那把伞一眼,道:“这几天不下雨,难道你一直把伞带在身边?”

  安初儿认真点头道:“是的,学生不知道先生住在哪里,就想着哪天碰到先生,可以把伞还了。”

  张御把伞拿了过来,道:“我方才注意到,在学堂上,你是最为用心的一个学生。

  安初儿被夸赞,心下喜悦,认真道:“先生,我会继续努力的。”

  “嗯,不错,作业记得做。”

  张御丟下这一句话后,就沿着坡道往台地下方走去了。

  而此时与学堂一墙之隔的间堂内,却有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自里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张御远去的身影,微微一笑,从另一处方向走下了台地。

  他一直来到了学宫西南方的一处僻静宅院内,与门前的助役打过招呼后,就毫无阻拦的走到了一处满是馥郁芳香的花园内。

  裘学令此刻正在这里浇花,听到他的脚步声过来,头也不回地问道:“怎么样?”

  年轻人在他背后站定,合手一揖,道:“回禀老师,这位张辅教讲课很是出色,说语言的同时,更是将背后的文化来源剖析的透彻,很容易就能听懂。”

  裘学令道:“很好。”

  年轻人这时问道:“老师,需不需要学生把今天的东西复述出来?”

  裘学令摆了摆手,道:“不必要了。我本的来打算,是从他这里设法套取到坚爪部落的语言,然后先与那个部落沟通一下,这样我们就可以撇开他了。可既然现在他已占了先机,谁都知道这门语言是从他这里开始传授的,那再继续也没什么意义了,你只需好好听,等与坚爪部落正式交通的时候,再设法取而代之就好。

  年轻人微笑道:“是,老师,学生会努力的。”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