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剑战

第一百四十五章 剑战

  “那位莫道友?”

  张御一转念,方才报上来的呈书中就有提到,这一位昨日也疑似出现在那个洞窟之中,那些邪修应该大部分都是为他所杀。

  后来此人也疑似追杀那些逃遁的邪修而去了,现在找上门来,说不定就与此事有关。

  他道:“请那位莫道友进来说话。”

  传报弟子应命而去。

  少时,外面进来一名白衫道人,身上清光净纯,不染纤尘,背后背有一把长剑,黑红两色的穗子飘荡不已。

  他见到张御,脸上不由露出几分讶色,而后神情一肃,打一个稽首,道:“在下灵妙玄境莫光辰,张道友有礼了。”

  张御抬袖一礼,道:“莫道友有礼。”

  莫光辰放下手来,忽然言道:“恕在下无礼,我观张玄正气息,纯正而绵长,不似玄修,而倒似我辈真修。”

  张御能感觉出来,此人语出自然,倒并无看不起玄修的意思,只是提到玄修之时自然而然带有一种自上俯视之感,显然是其人心里认定玄修是不如真修的。

  这也并不奇怪,多数真修都是如此认为,这是因为自身所处位置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同,是心中之成见,是没法去做争辩的,故他只是淡言道:“大道修行,殊途同归。”

  莫光辰挑眉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又有几人能这般洒脱呢?恕我直言,灵妙玄境中不少同道对玄修都是抱有疑虑的,认为过往承传的修道之途会自此为玄修之法所坏去。”

  张御对此其实能够理解,真修原本就是远离尘俗,而玄修兴盛的几百年里,真修更是少有入世了,甚至有些严苛的地方,玄修所在之地,要真修远远避开,这自是会惹得真修不满,他看向莫光辰,“莫道友似无此忌?“

  莫光辰忽然笑了起来,道:“我为何要有此忌?莫某如今能安稳修行,不必去在意世间之事,莫非不是玄修的功劳么?”

  张御看他一眼,道:“莫道友倒是言语实在,“他伸手作势一请,“还请道友坐下说话吧。“

  莫光辰再是一礼,就在客位之上坐了下来。

  张御也是坐下之后,道:“还要请教,道友今次来此,是为何事?”

  莫光辰道:“我这几日寻觅邪修踪迹,昨日终有收获,正好撞见此辈聚集之地,便与此辈战了一场。”

  张御道:“这事我也是收到传报了,道友剑术神通,一众邪修不是道友一人之对手。”

  莫光辰却是坦然道:“这些邪修只是不欲与我死战,又希望利用他人来消耗于我,而自家觅得生路,这才让我有机会逐一击破,若是他们同心合力,我不见得能这么顺利拿下此辈。

  而昨日我虽是斩了不少邪修,可最后仍有不少逃脱,我后来用手段查问过了,此辈下来似是要放弃荒原,逃往霜洲去。”

  张御心下微动,道:“可能确信么?”

  莫光辰道:“此辈殊无诚义可言,只要稍作逼问,便就尽数交代了,我问了几人,都是如此,虽也不排除这是移祸之策,可是荒原之中既无此辈容身之地,那么霜洲那里的确是此辈最有可能的去处。”

  他看向张御,“只我对霜洲不是熟悉,听闻玄府在张道友带领下与霜洲有过数次交锋,故是今次前来,是想向道友求问霜洲落处所在,不知这是否对玄府有所妨碍?”

  张御道:“霜洲之地我之前报于两府知晓,倒不是什么隐秘的事物,这边可于道友一观。”他一抬手,背后就升起了一副霜洲舆图。

  莫光辰站了起来,目光在那幅占据整面墙壁的舆图之上扫了几眼,就已然将所有细节都是记下,而他一拱手道:“多谢张道友了。”

  张御此时提醒了一句,道:“霜洲眼下正严加戒备之中,又有着各种造物和披甲军士,足以与我辈修道人抗衡,道友若要去往霜洲,却需小心。”

  莫光辰点头道:“多谢道友提醒。那些邪修想已是去得远了,看来我这便要启程了,迟恐追之不及。”

  张御这时看着他道:“莫道友,昨夜你与诸多邪修交战,可曾有遇到过什么不同寻常之人么?”

  “不同寻常之人?”

  莫光辰想了一想,道:“道友何出此言?”

  张御看着他道:“却不知,昨日莫道友是如何发现那些邪修聚集之地的?”

  莫光辰道:“我师门与这些邪修有数百载的仇怨,所以习有一门追索之术,只要此辈有气息留存,若是时候过去不太久,便能沿此追索,在那里倒并未见得什么不同寻常之人,有的也只是一群鬼祟之辈罢了,我迟早将他们一一斩尽。”

  他拱手一揖,道:“莫某告辞了。”

  张御目注着他,缓声道:“道友好走。”

  莫光辰一点头,不过他这个时候,他背后长剑的黑红剑穗飘动了一下,他的眼眸之中闪动了一道幽深的光亮。

  同一时刻,他背上的长剑传来一声悠长剑鸣,然而在那声息还未曾传出之际,那一道剑光已是先一步斩了下来!

  张御淡然看着,似是丝毫未觉意外,身侧的蝉鸣剑也是应意而出,倏然出鞘,与那道剑光架在了一处。

  莫光辰此时忽然一抖手,那把剑明明仍是架在上方,可是却又从中分出了另一把剑,照着他继续斩落下来。

  张御看去站在原地没动,然而这一剑却是从他身影之上划过,只是能看见背后浮现出了闪烁的灿灿星光。

  莫光辰一剑斩空,他保持着姿势凝定在那里,然而此刻,又一个莫光辰这个身躯之中分离出来,持剑对着前方迅如急电的又是一刺!

  张御此刻伸出手凝聚着心光的手,向下一伸,正正按在剑脊之上。

  轰!

  双方法力心光的碰撞使得之前积蓄的力量完全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

  整个大台上面的建筑也是轰然炸开,激爆的气流直冲云霄,将上方的云层完全冲荡开来,宣泄的力量也是如洪流般往外奔走。

  可见方台之地外扩散出去一圈圈如海浪一般的烟尘,待传至远处后,又在荒原上传来隆隆的回响之声。

  驻地内部忽然传来了这等动静,也是让众多在此守持修士大为吃惊,一个个都是往事发之地赶来。

  而大台之上,受此一阻,莫光辰原来连绵不绝的剑势却是中断了那么一刹那。

  张御此刻往前迈有一步,莫光辰持剑转手一斩,向着他头颅砍来,然而刀锋过去,却是斩中了一个虚影。

  张御在前进之余对着剑刃屈指一弹,法力心光再次激撞,莫光辰这一次调运法力明显仓促,受到冲击,剑刃嗡嗡一颤,霎时破碎化作无数光点,整个人也是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张御这时一伸手,正好一把握住方才飞出格挡的蝉鸣剑的剑柄,而后自然而然就顺着前行之势向下斩来!

  莫光辰往后退去,同时也是伸手一拿,居然从原来留在身影那里接过另一把长剑,往上一架,格住了剑锋。

  这也堪称是极其精妙的一剑,有去有来,又出有收,把剑术分合之变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然而这一战本来是由他发起,并由他先行抢攻,可现在攻防却是一下倒转过来。

  张御剑势即展,便如天光洒下大地,堂堂皇皇,浩大至刚,每一剑都是裹挟无边心力而来!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战斗可谓电光火石,任何神通道术都是无用,也根本来不及去施展太多变化,唯有最为简单的动作,和最为直接的法力心光碰撞,才是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

  在瞬息间连接数百剑之后,莫光辰用于护持的法力被一层层的削弱减少,根本来不及回气补充,最后手中之剑被一股巨大撞击震荡开来。

  张御此刻把剑一收,同时一指点出,正中此人额头。

  莫光辰对他释然一笑,轰地一声,整个人轰然炸成了一团灰烬。他手中之剑远远飞高,再是落了下来,嗤的一声插入了地下。

  张御一人在大台之上持剑而立,看着那柄长剑之上的长穗在风中飘荡不已。

  而此时此刻,四面遁光闪烁不停,方台之中的修士全数飞来,却是正好看见了眼前这一幕。

  方台驻地不远处,元童老祖立身在半空之中,而他的身前,正漂浮着一枚血红色的珠子,此刻那珠子之上出现了一丝丝裂痕,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就化作无数晶莹的赤色碎屑散落下来。

  昨夜他用了一些手段把莫光辰引到了一众邪修的聚集之地,借众邪之力消耗了此人许多法力,最后再是跟随上去,于暗中出手将此人拿下。

  之后他又回到洞窟之中,将被莫光辰斩杀的那些邪修身上的血精都取拿了出来,并直接以此祭炼成了一枚移魂珠。

  此珠可以诱导一个人的意识一段时间,他便直接让莫光辰去对付张御。

  这个办法歹毒在于,张御被莫光辰杀了那是最好,可莫光辰要是反被张御所杀,那么不管其人之前经历过什么,死在张御手中总是没错的,灵妙玄境的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只是他没有想到莫光辰如此刚烈,且还在最后清醒了一瞬间,直接就借着张御的力量自爆身躯,这算得上是自裁,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得出来,使得这场算计变得有一点点不完美。

  不过没关系,他通过移魂珠的意识沟通看到了方才那一战,已然试探出了张御方才所具备的神通手段,他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只是他自忖要对付张御手中的剑器,自己也还需要一件趁手的法器,他想了一想,把手一握,无数血精飘飞出来,并在半空之中缓缓凝聚出一物来。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