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通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通

  张御在吩咐下去过后,并没有立刻动身,而是拿出蝉鸣剑,仔细拂拭了一下,去了内室盘膝定坐。

  待呼吸吐纳了一夜之后,他这才振袖起身,持剑出了大台。

  他抬头一看,天中烈阳悬顶,光耀天地,正是日中时分。

  他身躯缓缓飘起,到了天穹上空之后,望了一眼远空,而后化一道玉雾青虹往荒原深处而去。

  在往西北方向一气出去万余里后,他看到了一个隆起的土丘,是方圆数十里内最高的所在,于是身往下落。

  在此立定后,他就把剑刃一杵,盘膝坐下。

  半天过去,大日向着西面的那横长的地平线垂落下去。

  在他悠长的气息之中,寒夜倏忽而过,很快骄阳再度自他背后升起,将暖融融的光芒投向无边无际的荒原。

  然而在这一天再次过去之后,对手仍是未曾出现。

  但他没有丝毫的不耐,整个人显得从容自然,气息变得越发深沉悠长,好似融入了天地之中。

  到了第三天,一阵阵的大风毫无征兆的到来了,尘埃和砂砾飞扬起来,天色一下变得晦暗深沉。

  张御坐在那里不动,他仿若就是海中礁石,漫漫沙尘到了他面前,俱被他身上心光遮挡在外,并从他身上分流而过。

  许久之后,他若有所觉,抬目一望,便见一个红睛白肤的少年人自风沙之中无声无息的显现了出来。

  其人就像是一个虚幻的剪影,在这般狂猛的大风之中,连袍角都没有晃动半分。身上的芍药纹团绣道袍则是鲜丽夺目,分外明艳的色彩与这片灰黑的天地显得格格不入。

  张御站了起来,持剑在手,看着来人道:“元童老祖?”

  元童老祖道:“是我,但我非是他。”

  张御一点头,也不多言,把剑刃拔出,剑尖斜指一边,衣袖随着心光起伏飘荡不已,另一手执剑礼,口中道:“请赐教。”

  元童老祖凝视着张御。

  他要对付张御可不是为了白秀请托那么简单,若只是为此,他完全不必要这般认真,他是了寻到一具合适的在外行走的载托之躯。

  而在他看来,张御无疑是玄府这几十年来天资最高之人,若是成功炼祭,说不定能倚仗于此再度修炼回原本境界之中。

  到那时候,他甚至可以复还原身,并从地窟之内脱困。

  他此时打一个稽首,道:“请吧。”

  张御立在那里不动,手中蝉鸣剑微微一闪,倏尔化若流光,直接往元童老祖所在之地飞射而去,并在狂涌的风沙中轻易划出一道细长的留痕。

  元童老祖站在那里根本不曾躲闪,他任由剑光从自己的身躯之中穿过,而后整个人像是戳破的气泡一样破散了。

  张御立有片刻,转身过去,元童老祖又一次出现了那里,他的身上完好无损,神情也与方才没有任何变化。

  他眸光微动,那卷文册之中有着一个记载,元童老祖有一门神通唤作“无生心尘”,此法能将自身形影印入人心之中。

  你只要看过其人,并还记得他的模样,那么你若用寻常手段攻击,那么触及的永远只是你自己心中所看到的那个幻影,而非是其本身。

  而要是找不到其正身所在,那永远不可能将之杀死。

  也是此法,令元童老祖难缠之至,哪怕功行与他相若之人也难在正面斗战中那他如何。

  从文册后面的注释上看,擒杀这位的上修当初费了许多力气,特意炼就了一门“斩心影”之术,破解了这门神通,才最终将之解决了。

  明校尉战败之后回来说是无法伤及敌手半分,很可能就是为这门神通所惑。

  这等神通不是说你闭上双目,或者不去观望对方就可破解的,只要修士的法力心光与其法力接触,那么自然会被其将形影印入进来。

  不过那记载之上并没有写“斩心影”之术怎么练,只是提了一句罢了,可即便有载,他也不会去练的。

  他没有这等神通,但却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利用蝉鸣剑,于出剑斩杀对方的同时斩却自己心中形影!

  这里要求很高,需得人心与剑相通,故是他在出来之时又沟通了一次剑器,以便做到那心剑如一,浑然无隙的境地。

  此时他一拂剑刃,往上一抬,仿若祭剑一般,流光再度从手中脱离飞去,与此同时,又一道明耀剑光在灵台之上泛起,往心神之中斩落而下!

  就在那剑光再度落在元童老祖身上瞬间,他心中的化影骤然破碎。

  此时此刻,他若有所感,霍然转身,往一处望去,此人并不在近前,而是在那极远之地,是在那千里之外!

  他凝定那个方向,背后有灿烂星光晃动了一下,一个庞大的虚影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元童老祖那幻象般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天空之中,可是那飞腾在空中的蝉鸣剑只是一个闪烁,瞬息间就又将之斩杀了去。

  而接下来,其每一次似要浮现出来时,就被剑光所斩。

  这等方法,等若是以一剑换其一门神通。

  不过飞剑并非是他唯一手段,而对方这门神通若不破解,那永无杀死之可能,所以此般交换他认为是十分值得的。

  此刻东南方向千里之外,元童老祖的正身就站在这里,他红色睛眸之中这时流露出了些许意外。

  以往与人斗战,只要对手无法识破他“无生心尘”的神通变化,那么就拿他无可奈何,而则可以任意摆弄对手。

  比如明校尉与他交手时就是如此,哪怕其人耗尽力气,也触及不到他半分。

  可是现在换成张御,居然以剑器强破,看去这门神通已是迷惑不了其人了。

  不过想到张御手中飞剑也因此被拖住,他倒是也可以接受,毕竟以往与他交过的对手之中,以剑修最为难缠。

  而按照他过往的经验来判断,当一名平常仰仗剑器与人争锋的修士陡然没了这趁手法器,那斗战之能必会因此而削弱。

  他自信以自身所掌握的法力神通,就算不用“无生心尘”之术,也一样足够拿下这个后辈了。

  正转念之际,他忽有所觉,仰首一看,却见一道亮光出现在了头顶之上,那光芒无比明亮,无可遮挡,竟是透过狂荡风沙,直直照落下来。

  而在光亮之中,存在有一个庞然巨物,它中间是一团飘忽不定幽气,仿若天日食暗,而在幽气两旁,则是一对璀璨灿烂的双翼。

  “观想图?”

  昔年他主要的对手是真修,并没有玄修斗战过,不过观想图却有所听闻的,知晓此物可以遁去千里之外击敌。

  而在此时,那庞然巨物轰然展开了那遮天双翼,霎时间扩张百里,这一瞬间,仿若是两道灿烂星河横跨虚宇,向着天际尽头延展开来,而后内中那无数细微星辰一个个逐次闪烁起来。

  只是一个晃眼,万千星光朝着地面轰然倾泻而下!

  元童老祖仰头凝视着那光亮,他身外滚滚煞气涌动,也是霎时之间倾张百里,所有地域好若化作了一片涌动不止的煞气汪洋,星光落下,在里激起一阵阵的涟漪,在荡散煞气的同时,也被那层层涌来仿佛无穷无尽的煞气化融消去。

  只是唯有那万千啸鸣之声无法化去,便是以他的能为,也是觉得一阵烦躁,不觉皱了下眉。

  那无数星流轰击足足持续了有半刻,方才缓缓收歇,而下方的煞气大潮也是一样在慢慢平息下去,荒原上的风沙本该是漫过一切,但却是因双方的神通碰撞而留下的一个巨大的空洞。

  尽管这个空洞在风沙的填补下正在慢慢消失,可无疑展现出了修道人以个人之力对抗自然伟力的神通手段。

  元童老祖这时眼瞳一闪,转过身去,百里之外,一名年轻道人负袖站在了那里,其身上玉色道袍正飘荡出一团团飘渺玉雾,将那些滚滚煞气挡在了一旁。

  张御看向前方,袍袖飘荡之间,一步步往前走来,前方涌动煞气向两旁分开,而每当他走过的地方,风沙尘埃也是随之缓缓合拢。

  元童老祖缓缓升起到高处,他道袍之上那一朵朵鲜丽的芍药忽然绽放开来,而后有一道明光在那里闪动了一下。

  张御眸光微闪,他能认出这是元童老祖的另一个神通,名为“无天无明”,能够于一瞬间消融对手于无形之中。

  而且这神通的厉害之处在于,只要还处在其人所知所感的范围之内,那就不可能完全避开。

  所以他并没有去躲闪,这个时候,他也是抬手而起,对着元童老祖一弹指。

  日月重光!

  这一刹那间,两人所站之地各自出现了两道难以直视的明耀光亮,本来被风沙遮掩的天地彻底失去了存在感。

  但是这两道光亮产生的结果却各有不同,元童在那光芒之中于瞬息之中消失不见。

  张御则是身上浮现出了一个与自己一般模样虚影,而后这个虚影瞬间化灰飞去,他本人则是继续向前迈步而去。

  下一刻,随着远空中有一点亮光闪烁出来,元童老祖的身影自里显现了出来,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并凝视着他。

  张御也是同样目光迎上,看了过去。他方才以“玄机易蜕”之法避劫而去,而对方则同样以一门被称之为“轮光反形”的神通挡下开他的杀招。

  这一次,他又是于瞬息之间与对方交换了两门神通。

  从战斗一开始,他便在设法迫近对手,而现在,他与名对手仅是相隔数里,决胜的契机,当就在这短短的距离之内了。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