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五十六章 风止

第五十六章 风止

  乙未天城之中,一座遥对虚空的台室之内,陈乾定正在修持之中。

  这时他忽然一睁目,伸手入袖,自里拿出了一枚雕琢精细的玉牌,上面有一个古夏文的“卯”字。

  只是此刻,这字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并很快蔓延到了玉牌四周,并一片片细小的碎片从上掉落下来,最后在手掌之中变作了一堆碎砾。

  他神情看去依旧平静,起五指与手掌微微一搓,顿有簌簌玉屑自掌缘之中洒落下来。

  这东西是丁卯的制符,此物一坏,就意味着丁卯已死,而此番行动自然也是失败了。

  他眼神幽深,丁卯是最不惧围攻的,人数越多,实力越能发挥出来,在霜星之上能杀得丁卯的人,恐怕也只有张御这个曾经战胜过聂殷的玄廷行走了。

  只是丁卯可是上任玄廷巡护,就算是他,二十年前功行未成之时,也绝然不是其人对手,区区一个玄廷行走便能杀败其人么?

  故他推断,假使这事情真是这一位所为,那么其人很可能有着另外一重身份。

  结合近来他收到的某些传报,他心中已是有了一个猜测。

  但这对他来说可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并且丁卯这一死,除非由他亲自出手,否则再无可能对霜星那里做什么了,那里也是遮掩不住了,现在只能想法弥补漏洞了。

  他思虑良久,道:“来人。”

  有一名弟子自外走入进来,躬身一礼,道:“老师有何吩咐?”

  陈乾定道:“去找洛师弟来此。”

  那弟子应下,躬身倒退出去。

  过不许久,一名瘦小道人自外面走入进来,道:“听闻师兄唤我?”

  陈乾定道:“有几件事需你亲自去办。”

  瘦小道人道:“师兄请吩咐。”

  陈乾定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传声过去,瘦小道人听到之后,连连点头,最后一欠身,道:“小弟立刻这就去办。”

  他顿了一下,“有一件事,之前师兄叫小弟查看那张御的背景来历,不过小弟在查看之时,发现徐师弟也在如此做,并还在四处找寻其人居处后来一打听,才知徐师弟似与这一位有些矛盾。”

  陈乾定抬了抬头,道:“哦,还有这等事么?”他看了一眼时晷,道:“现在又是月初了,众位师弟之间的比斗快要开始了吧?”

  瘦小道人道:“是的。”

  陈乾定没再说什么,手一挥,道:“我已知晓了,你去吧。”

  瘦小道人抬手一揖,退了出去。

  陈乾定此刻站了起来,在原地走了几步,随后走到了案台边,打开一本画影卷册开始翻动起来。

  可以看到,这都是玄真两道较为出众的修士,那里面既有沈若秋、聂殷这等真修、也有姚贞君、师延辛、张御这等玄修。

  丁卯是他手中最大一张筹码,如今被毁去,损失可谓极大。

  不止如此,他还少了这么一个极大的助力。

  并且现在事情虽然还没到最坏一步,可他也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他必须再祭炼一个乃至数个道卒放在自己的身侧。

  随着书页的翻动,他的目光最后凝定在一个人的画影之上。

  虚境之中,随着一道剑光飞掠长空,准确无误的从丁卯身上穿射而过,他看了眼胸前伤口,对着立在远处张御一点头,而后化光消散而去。

  张御身形缓缓落到地上,他在赋予丁卯完满的剑器之后,后者与交战就不再是单纯的守势了,而是展开了对攻。

  这一战他也没有用其他手段,纯凭剑技与其对方较量,不过战到最后,却是以其人法力耗尽而告终。

  虽然在剑法上并没有能分出胜负,可他反而很是欣悦,有了这般的对手,他才能知晓自身的剑技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继续补足的。

  他望向前方,在白果演化之下,丁卯的身影再度显现出来。

  这一次,他将舍弃剑器,纯凭观想图与及诸般神通与对方一战,这既是为了磨砺自身,也是为了完善自身的章印。

  此等斗战,他必须以遁法始终保持与对方的距离,绝然不能被对方欺近身来,一旦出现这等情况,也需迅速摆脱出去,而在这里面,就极为考验挪遁和摄拿困锁之术了。

  他五指一握拳,手中长剑霎时化为光点散去,口中道:“白果,开始吧。”

  时间一晃,十二天过去。

  外间肆虐的暴风雪终于渐渐退去。

  张御从定静之中出来,双目之中精光一闪而逝,他身上忽现而出的气机张扬了一下,整个内室似是要被膨胀起来的气机给挤压垮塌,不过下一刻,这一切又都是收敛下去,周围诸物特俱是恢复了正常。

  这十多天之中,在他演化的虚境之内不断与丁卯斗战,不过却是舍弃了剑器,纯凭观想图及神通道术与之周旋。

  面对一名掌握剑上神通的剑修,神通运转稍有不足,自身便会为其所趁,这也迫使得他必须不停施展锁拿遁脱之术。

  在这一番磨砺之下,他对于此道也是有了更为深刻的领悟。

  此时他于心下一唤,大道玄章出现了在了身侧。

  他望向上面擒光之印,当即把神元往里投入进去。

  须臾之间,此印自玄章之上放出一阵明光,并将他笼罩入内,过去好一会儿,光芒才是收了回去。

  此印一成,便可作为自身的第四枚核心章印,只是正如神觉、剑印等印一般,此印还远未到本身上限,需得以后不断完善了。

  下来他还需将之补入观想图之中,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这处地界也并不合适。

  他心念一转,就将大道玄章收了回去,站起身来,从静室中行到外间。

  外面正有军卒在等候,抱拳道:“张行走,司马有请。”

  张御微点了下头,他沿着长廊而行,不多时来至内厅之中,苗光伍见他到来,当即站起,抱拳道:“巡护出关了?”

  张御还有一礼,道:“苗军主有事寻我?”

  苗光伍道:“张巡护,如今暴风雪在退去,邓从副也是去了十二天了,按理应该也是回来了,但现在仍不见踪影,我细想巡护之前所言,这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张御道:“外面情势不明,我们如今只能继续等待消息,我已另行让左道友将消息送去玄廷处,若无意外,近日当就有回讯到了。”

  苗光伍此时试着问道:“巡护,而今暴风雪已退,巡护可否放开驻地?”

  张御考虑片刻,点头道:“可以。”

  过去这么多天,对方该知道也早是知道了,就算邓从副那边出了问题,左道人那边应该也是把呈书送到玄府了,眼下也封锁也没有意义了。

  苗光伍听到他松口,不禁一抱拳,道:“多谢巡护了。”

  在得了张御允许之后,他立刻带上了一队军卒乘坐飞舟出了驻地,直往霜星北端而去。

  在到了地界之后,他先与这一月来驻守在这里的卫氏军碰了下面,后者亲自带人察看了一下,最后发现此间的确存在着一个几乎笼盖整个北端的大阵。

  他知道军务署随后若是来人,必会详查此地,为了这里不被破坏,当即从驻地调来一千军卒,同时还令驻地内的牛道人也是负责守镇此间。

  至于驻地那边,有掌握大阵牌符的张御守镇在那里,倒也不怕有什么问题。

  而另一边,傅错站在山洞之中向外观望,这些天以来,他带着残余士卒躲藏在这里,食水虽然不缺,可心绪却是异常沉闷,既是担心傅氏军的未来,也唯恐驻军不放过他们,会在这个时候找过来。

  而左道人的那名弟子见此外间已可遁行,便主动请缨,说是出去找寻左道人。

  这是事先说好之事,傅错也未反对,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对外一指,略带惊慌的喊道:“少军主,你看那边。”

  傅错抬头一看,便见一艘飞舟正朝他们飞来,他顿时脸色一白,因为那分明是驻军的飞舟,他不由得慌乱起来,此刻所有人都在洞窟之中,要是一发玄兵落来,那是一个人都逃不掉。

  左道人的那名弟子却仍是保持着冷静,他凝神看了一会儿,道:“少军主,你看那飞舟之上的讯光,这飞舟不像是来进攻的。”

  傅错一怔,眯眼看去,果然,飞舟一直在上方盘旋并不下落,舟身之上也是出现了阵阵闪烁光芒,他虽然对芒光传讯知道的多,但也知晓这大概表示同袍的意思,他心中不由稍稍镇定了几分。

  那飞舟在上方盘旋半刻,就缓缓降落下来,舱门一开,傅庸在人搀扶之下自里走了出来。

  “阿父?”

  傅错惊喜无比冲了出来,他上来一把扶住傅庸,上下看了看,激动道:“阿父,你没事,你没事?”

  傅庸咳嗽了几声,摇头道:“怎会没事,事情尚未过去啊。”

  傅错紧张道:“驻军那里?”

  傅庸叹道:“不是那里,我们恐是卷入了一个更大的麻烦里,而且还没得选,现在只能站在那一位身边了,万一这位有事,那么我们傅氏军不但没有未来可言,恐怕所有人也要万劫不复。”

  傅错见他说得这么严重,又是再次慌张起来,道:“阿父,这,这,你说得这是……”

  傅庸摇头道:“这里不方便说,先回驻地吧,回去之后再和你详言。”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xs123.com。微信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wxxs123.com